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维昌小说网 >> 少年行 >> 嘉雨

顾郁洲不爱有人打扰, 最爱与他唱反调的顾清羽都不在这件事情上惹他,除了必要的客人, 顾府一般不让人进门。

一种人除外——白芷的病人。

白芷看病一般有三种情况, 一是去药铺,二是出门捡, 三是谁有胆子上门她也不拒绝。柳嘉雨就属于第三种情况。进门之前柳嘉雨心中惴惴,很担心被赶出来,毕竟柳老英雄在世的时候不厚道了一把, 利用顾清羽没利用成。至于自己风尘仆仆不够光鲜、拖了辆简陋的马车这样表面上可能会被歧视的事情,她已经顾不得了。

不料到了顾府门前,家丁伸手拦住她:“不可擅入。”柳嘉雨解释了:“还请通融, 这里有个病人, 只有顾小姐能救了。”家丁让她稍等,进去通报, 不一会儿陆英就带了两个人抬了副担架来。

看见陆英, 柳嘉雨小小松了一口气,整个顾家就数这位最厚道。是个好的开端, 她给自己打气。很有礼貌地说了自己的难处, 又说:“是不该来麻烦顾小姐, 可我们已经走投无路了。只要治好我师兄, 只要我们有的,付出什么代价都可以。”

陆英道:“先不说这样的话。来人, 奉茶。柳姑娘先坐, 我去请师妹来。”

柳嘉雨根本坐不住, 陆英离开的这段时间,她已往她大师兄的脸上看了一百多眼了。大师兄脸色青绿,眼睛已经看不清了,柳嘉雨急得直搓手指头。

等人的时候,时间走得尤其的慢。白芷赶到前厅,柳嘉雨觉得自己仿佛已经熬了一整天。柳嘉雨快走几步:“顾小姐!”白芷眼睛在她身上扫了一下,将目光移到了担架上:“怎么回事?”一边说一边凑近了瞧。

担架上的人已是出气多、进气少了,白芷先封了他几处大穴,一边诊脉一边听柳嘉雨诉说。柳嘉雨一路不知道跟多少大夫说过她大师兄的病情,大夫们问的要点都还记得,见白芷没有拒绝医治,急忙把要点都讲了。什么时候中的毒,当时的反应是什么,吃过什么药……

白芷道:“这些大夫也不能算是无知,只是……”

柳嘉雨心头一紧:“难道……”

“抬进去吧,”白芷说,“还好,我现在有新的办法了。你也跟过来吧。”

柳嘉雨心急如焚,忽略了不少事,白芷却是冷静的,看这两人的样子就知道他们过得不好,柳嘉雨身上还有伤,也得包扎一下,顺手就把她给带到了自己的院子里。

初次见面的时候,柳嘉雨还伤感一下两家有天壤之别,此时面对顾府的奢华陈设却是半点感觉也无,她甚至忘了自己的伤,只想让大师兄快点好起来。白芷已经不记得这位病人是谁了,统共见了一面,这人的脸现在还跟个老菠菜叶似的,顺口问了一句:“他是你哪个师兄?”

柳嘉雨鼻头一酸:“大师兄,我旁的师兄已经都遭了毒手了。”

她这么一说白芷就知道了,柳嘉雨的大师兄,其实算是柳家养子,也跟着姓个柳,叫柳遥。他师父没儿子,这大徒弟养来也就是继承衣钵的。

白芷把人带到院中的客房里放下,扬声道:“小孩儿,过来。”

白及飞快地出现,白芷边给他们都扔了口罩、白罩衣,边对白及说:“我说,你写。”白及顿了一顿,拿起了病历卡。之前跟着白芷行走江湖,尤其是在安州停留,做病历卡他是经常见到白芷做的,那时候他识字不多,只是观摩,现在白芷让他记录了。白及有点慌:“师、师父,我字不好,写得慢。”

白芷道:“会写字就行了,需要你记录的都不很复杂,记不住我再多说两遍。记吧。”

白芷报出柳遥的姓名、年龄、性别等等,白及手上不停,鼻尖也沁出汗来。好容易写完了,自己低头一看,差点没背过气去——他本来字迹还算工整,一紧张竟写得有些糊,纸上出现了好几个墨团。

白芷道:“不满意就誊抄一遍去。”

白及见师父没有生气,抹了一把汗,到小桌边小心地抄了一遍,抄完还觉得不满意。一旁纪子华小声说:“可以了。”一边朝白芷呶呶嘴。他们兄妹心向白及,是盼着白及好好的。

白及将病历卡递给白芷:“师父……”

“唔,填上今天的日期、现在的时辰,你,签个名上去。”

“我签名?”

“你记的,你不签难道要我签?”

白及用力写了自己的名字,字又有点洇开了,白芷捏过笔,顺手在他的名字后面画上了自己的名字:“好了,下面你要好好看。”白及问道:“是、是我教我诊脉吗?”

“你想得美哦,哪有上手就拿这个来试徒弟的?你且跟我看上千八百的病人,再来染指吧!我治,你看!拿好笔,把我接下来做的事都记下来。明天开始,你去看我以往记的病历,先看编号甲字起头的。”

“是!”白及心情无端好了起来。先潦草地记下了白芷给柳遥放了少许血进碟子里,接着是取了一只小匣子,拿出一只白色像蚯蚓一样的虫子来,虫子一落入碟子就附在污血上,渐渐变了颜色。看了一阵,白芷又取了一只虫子,放在柳遥的伤口上,数了三十下,将虫子取了下来,另放到一只碟子里。

又停了一阵,见人和虫子都没事,白芷命人把柳遥扒得浑身上下只剩一条内裤,在他身上开了几十条口子,将一些虫子放了上去。

随着虫子的颜色由白变成浅青紫色,柳遥脸上的青绿也消退了不少。柳嘉雨心头一喜,叫了一声:“大师兄!”柳遥并没有动。白芷道:“且得等着呢,他这毒入得深又耽误了。好在性命无忧。记好了吗?”

柳嘉雨要答话,白及已经说了:“记、记下了,我这就誊抄!”到了这个时候,柳嘉雨才有功夫打量白及,这孩子总让人觉得怪怪的。仔细看了两眼才发现,白及是有残疾的,顾小姐的徒弟居然是个残疾的孩子?不过看这个孩子的样子,倒是挺开心的。

柳嘉雨已不是当初的娇娇女了,知道有些话是宁可烂在心里也不能讲的,开口就是道谢:“多谢顾小姐,大恩大德,无以为报……”

白芷摆摆手:“快过年了,家里事多,恐怕腾不出什么人手来照顾他,你一个人能行吗?”柳嘉雨道:“可以的可以的。”白芷道:“也甭挪动了,人就先放在这里吧,你……唔,子枫啊,柳姑娘先跟你挤一挤,好不好?”

纪子枫道:“好!我带柳姑娘先去喝口茶吧?嗓子都哑了。这儿先让我哥守着,行不行?”

白芷含笑点头。纪子枫把柳嘉雨带到自己房间,先倒茶,接着把人带到浴房去:“您这伤也得重裹一下,顺便就洗个澡吧,咱们家的浴房可方便了呢。我去给您找衣裳,新裁的,我还没上过身儿,您别嫌弃。”

等柳嘉雨洗完了澡擦着头发出来,纪子枫把药箱也准备好了,白芷正在指点白及修改病历:“喏,文采不用好,但是要准确,要点也要记下。这儿,这个血的味道略腥,你就没记。”白及又修改了一遍,抄完了白芷也签了名,把旧纸张烧了,又给病历卡写上编号,是“丁”字起头,这一张病历卡就算完成了。

柳嘉雨的伤口颇深,结痂处又有些化脓的迹象,洗完之后伤口还有点泡水。白芷一边清理一边说:“倒是不难处理,不过要留疤痕了。”柳嘉雨苦笑道:“能活下来就不错了,管它留疤不留疤呢。”白芷一笑,这位柳姑娘与之前是真的不一样了。

“怎么伤的?”

“挨了一斧头。”

“豁,真够厉害的,”白芷不经意地说,“对方吃亏了吗?”

柳嘉雨摇摇头:“我也不知道他们算不算吃亏,我们杀伤了他们几个人,可我家算是没了。”

“是什么人?”

“开山斧宗劲雷。当年他劫镖的时候被先父遇到,在先父手里吃了亏,这回纠结了几个江湖败类。我们没能守住家业,真是惭愧。”

白芷给她的伤口打了个蝴蝶结:“不要再沾水,两天后我来换药。你这个伤,早些发现最好缝个针,现在只能这样处理了。”柳嘉雨笑笑:“顾小姐,多谢。”白芷摆摆手:“好好休息吧。”

一股饭菜的香味飘了过来,柳嘉雨腹中作响,不由脸上一红。纪子枫提着食盒过来:“吃饱了才能睡得香。”

~~~~~~~~~~~~~~

柳嘉雨来了,顾清羽不觉有异,白微着实紧张了两天,生怕再生枝节。这回倒不是怕小姑娘脑子不清楚还怀着春,是担心这姑娘万一有什么不恰当的地方,老爷子弄死她都不用亲自出手。

看了两天,白微才小声对白芷说:“可以放心啦,这姑娘是个明白人。你呢?没发现她有什么不妥的地方吧?”

白芷道:“你行行好吧,人家家破人亡的,你还这么怀疑她。”白微道:“你不知道,人越是这样的时候就越容易想抓住点什么。尤其是姑娘家,无依无靠的,找个靠山不是很正常的吗?也不是她对自己亲人的死无动于衷没良心,就是害怕了。这才是最让人为难的地方。”

白芷道:“哎哟,你怎么变得这么好心了?”全家上下加起来,就白微跟她两个黑心肝,白微现在同情柳嘉雨了?白微横了她一眼:“我什么时候都很好!”

白芷道:“瞎说!当初你还拿我当贼防呢!我看你是吃得太饱,终于有功夫做好人了。我跟小孩儿说‘对别人品头论足的时候,要记得并不是每个人都拥有你所具备的优越条件’,你知道小孩儿怎么回答我的吗?”

“谁的徒弟像谁,一定不是什么好话。”白微笃定地说,看起来是很相信自己像顾清羽,也是一个好人。

“他说,说这话的人,一定自己就过得很好,才能说得这么高高在上。他可没这种闲心。你说,他说的对不对呀?所谓穷生奸计富长良心,嗯?你现在心情就这么好?”

“去去去!别胡说——哎,说起来,这两天你对他说什么了?他没那么害怕了。老爷子刚来的时候,瞧他那眼神,跟谁第二天要把他扫地出门似的。”

白芷道:“什么也没说。安慰人,说一百句‘我是疼爱你的’,不如摸摸头、给他吃好吃的、有事儿都想着他,真真切切地对他好,让他自己知道自己是被关怀的。”

“你做的吃的,那能吃吗?没把自己毒死,你真是老天爷厚爱了。”

“去去去!我好着呢。”白芷踢了白微一脚,接着给白及上课去。

白及这两天劲头又回来了,坐在自己的座儿上,哪怕顾郁洲就在后面跟个监工似的,他也不怵了。【我有师父,】白及想,【我什么也不用怕。】紧接着,他的脸色就变了,把手炉子端了起来抱得紧紧的——白芷拿了一叠卷子来。

考试了!

一、二十张卷子发下去,白芷自己也拿了一张来,顺手往上填标准答案。飞快写完,发现下面顾弦音也写完了一大半了,白及才写了三分之一,顾郁洲挑挑眉,对白芷招招手:“卷子拿来我看,以后给我也准备一份。”

顾炯跟着说:“我也要一份。”他也喜欢上了月考模式,琢磨着跟白芷商量一下,过完年就把长子也给送过来。看了一眼顾郁洲,顾炯犹豫地想:【想必老爷子也是乐见其成的。】顾郁洲用眼角余光都能看出来他打的什么主意,只当不知道,心里是乐得纵容他这么干的。

学生们写卷子,监工检查白芷的卷子,顾郁洲点着白芷的卷面:“意思倒是明白了,文辞很不雅!干巴巴的,也算文章吗?”白芷道:“废话我多得是。人,先得把人话说清楚,再说那些废话吧。”

两人争执,考生们不由自主把脑袋埋得低了些。顾郁洲的声音不容忽视地传来:“我看你就是不会!”

白芷道:“怎么不说是您不懂效率呢?来,讲个故事给您听,说,一个大侠,走路上,听到有交手的声音,跑过去一看,地上躺一重伤的人,去扶了过来。问,您怎么了?对方说,没想到我英雄一世,竟栽在了这里,看你气宇轩昂,你要帮我报仇,我就把秘笈给你。大侠问,仇人是谁?对方说,是是是……然后就死了。”

“噗——”白及手一抖,在卷子上划了一道长长的墨线,整个人趴到了桌子上。这样的笑话白芷年初就给他讲过,讲的是“反派死于话多”。顾郁洲生气地一挥袖,无形剑气冲白及背后而去,白芷大惊,出掌阻拦。双臂相隔,顾郁洲不等招数用老,改指为爪,白芷也变拳为掌。

两人从屋里打到了屋外中,顾炯紧跟着冲了出去,还记得丢下一句话:“你老实答卷,不许动!”

祖孙俩很久没有交过手了,从地上飞到了空中,又从屋顶打到了树梢,看到顾郁洲轰飞了半座假山之后,白芷便将他引到了演武场去。半盏茶的功夫,演武场四周已经挤满了人,程清风师徒俩没挤到好位置,干脆师父带徒弟坐在了墙头上观战。

邵仪咬着手指头,问程清风:“师父,您看……”程清风一巴掌将他的手拍了下来:“看什么看?你看得明白吗?”邵仪摇摇头:“才觉得看明白了,接下来又不懂了。就觉得他们下手忒重。”

顾郁洲的威势是公认的,白芷能在他手下没被打扁,已经是本事了,她还能抽空冷不丁地反击两招,令顾炯看得心惊胆战:【我一定要把阿烨送过来!亲姑妈教他,没有不放心了!】

顾郁洲开始是跟白芷闹着玩的,虽然生气,不过随手来两下,过不两招他就发现问题了——白芷的功夫似是而非,有顾、白两家的影子却又不是单纯的两家相加——不免见猎心喜,与白芷交上了手。

白芷的功夫里有他的影子,稳、准、狠,却又多了一点点别的意思。白芷一直在试图形成自己的风格,先是放弃了刻意琢磨“剑意”,继而在“用最小的力气达成最大伤害”的路上狂奔。近来在琢磨“太极”、“包容”、“混沌”。

太极她是真会。大学体育为凑学分,她学过全套的花架子,生拿过来屁的杀伤力也没有。怎么把这几个学分变现,这是个大问题。好在她曾修习两种内力,最后化为己用,也算有点经验,近来算是摸到了点门。

顾郁洲很久没有遇到新鲜的武学了,还是在自己眼皮子底下出现的,他兴味正浓。白芷却不干了,她这还没练成,与顾郁洲仍有一些差距,搏命或许能有两分赢面,切磋却是讲究个点到即止,打下去她就只有挨捶的份儿了。

“不玩了不玩了!他们考试都要考完了,我得回去收卷子了!我还得批卷子呢!”白芷连滚带爬往外跑。

顾郁洲也只好收手,白芷在空中转了八圈卸去力道,抱怨说:“您就不能慈祥一点吗?”

【我要不慈祥早家法伺候了!】顾郁洲冷哼了一声,一甩袖,踱着方步回房去。他的脚步很慢,回味方才与白芷交手时的感觉,心里模拟着刚才白芷的招数,凭深厚的武学修养和丰富的经验,他比白芷更清楚,白芷再往更高的境界上走。

能在这个年纪有这方面的体悟,江湖上几十年也出不了一个,顾郁洲有淡淡的骄傲。忍不住想让白芷把什么教学生之类的事都放下,先闭关钻研。最最最不济,不能在蠢徒弟身上浪费精力。

【跟她爹一样,就是爱跟我唱反调!】想到白及,顾郁洲又想生气了。

半是骄傲半是生气,顾郁洲转着念头。顾扬趁他心情不错的时候汇报:“开山斧宗劲雷求见。”

“嗯?”顾郁洲想了一下,才从记忆的犄角旮旯里翻出这么个人来,“他要干什么?”

顾扬道:“备了厚礼来见您,还有冤要诉。他,与前两天来求医的柳家人有仇。”

顾郁洲什么场面没见过?“探口风?他还想灭门不成?江湖新冒头的这些人,成色真是糟糕透了!”

顾扬笑道:“最好的都在咱们家了,外面还能有什么呢?这算不错啦,知道在您面前要守规矩。”

顾郁洲打了个哈欠:“那就见一见吧。”

~~~~~~~~~~~~~

白芷跟顾郁洲打完一架,提神醒脑,也不管给围观群众造成了多大的心理冲击,开开心心跑去收卷子,顺便给学生们放了半天假。回房把卷子一批,发现满分占了一大半儿,白及跟纪子华只能得个九十五分,纪子枫更惨,她才七十五分。

卷子往抽屉一放,白芷又去看柳遥。又换了一次蛊虫之后,柳遥身上遍布了细小的伤口,脸上的青绿之色褪尽,人也清醒了。

白芷给他把了下脉,说:“嗯,差不多了,吃两颗辟毒丹就行了。不过你们俩的伤都要小心,养好之前不要再踏足江湖了。”俩人武功还不怎么高,对家又不好惹,先保存自己最重要。白芷没有挽留他们,一则不知道他们两人是否还有别的打算,二则……柳嘉雨来求医是人命关天迫不得已,留下来就尴尬了,估计人家也不愿意留。

柳嘉雨接过药瓶,郑重一礼:“我们没有什么大本事,却还知道得人恩果千年记。您有什么要我们做的,赴汤蹈火,在所不辞。”柳遥视力已经恢复,只是双眼还红着,老爱流泪,连流泪边说:“但凭您一声吩咐。”

白芷摆摆手:“我也是头回用这个法子驱毒,没见过的病症在我这里不收诊金。你们,这就要走?”

柳嘉雨道:“已经打扰府上很久了,我们有仇家的,不好再给您多惹麻烦了。”别搅得人家过不好年。

白芷道:“也好。你的车已经修好了。”

柳嘉雨道:“大恩不言谢。”

白芷摇摇头:“江湖多风雨,一路珍重,有缘再见。”

正告着别,顾扬来说:“三小姐,老爷子请您过去。”

“干嘛?又要打我啊?”

顾扬有点纵容又有点好笑,加重了一点语气:“三小姐。”

“知道了,我这就过去。”

顾扬又说:“柳姑娘如果无事,也请同来吧,与您也有些关系。”

白芷一挑眉,顾扬自动说:“宗劲雷来了,请老爷子主持公道呢。”柳嘉雨与柳遥面现愤怒之色,却都没有跳起来叫骂,柳嘉雨道:“好,我随您去。”

【老爷子又要作夭了,不然干嘛连我也叫了去?】白芷拍拍柳嘉雨的手背,对纪子华说:“你留下来,照顾柳大爷。”她没跟顾扬打听,顾扬能稳稳做着大总管,就是因为嘴严。不过有了一个名字,猜也能猜到一点,也不算完全没有准备。

【重点还是老爷子。】白芷很快做出个决定,不能让这位老先生再随便当家了,得把他伸出来的手……至少打一下,让他缩回去。宗劲雷,就献祭了吧。

喜欢少年行请大家收藏:(www.120weichang.com)少年行维昌小说网更新速度最快。

少年行最新章节 - 少年行全文阅读 - 少年行txt下载 - 我想吃肉的全部小说 - 少年行 维昌小说网

猜你喜欢: 引诱反派的正确方法[综]剽窃者东方不败之你才萌货!神鉴异世之饲兽(天是红河岸)不做炮灰掌中妖夫原始再来必须向七个男人求婚怎么破!小丑丑丑鱼万花苏茗五月泠东方不败之暖阳丑皇忠犬变成猫饲鬼酌鹿贫僧归魂(gl)谁教春风玉门度和之印[柱斑/扉泉]画劫总有人想带坏我徒孙仙神外传之灵缘传说天官赐福综 一梦一渣
完本推荐: 帝王攻略全文阅读好木望天全文阅读影帝厨神全文阅读混成大神反被调戏全文阅读凤策长安全文阅读这个绿茶我不当了全文阅读星际文豪是只喵全文阅读大妆全文阅读谁教春风玉门度全文阅读妖书(gl)全文阅读男神攻略手册[快穿]全文阅读一觉醒来我变成了妖艳贱货全文阅读小祖宗全文阅读幽岚王(gl)全文阅读我一直在这里等你全文阅读离婚全文阅读我把被窝分给你全文阅读帝王娇宠全文阅读盘秦全文阅读双姝劫匪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朕是红颜祸水痞后渔小柒美食供应商暖君三寸人间我的绝品房东鲛人泪之画地为牢穿成赘婿文男主的前妻圣墟放肆[娱乐圈]凌天战尊天神诀重回一九九四重生八零甜宝妻食戟之最强美食家一不小心就无敌啦重塑星球[无限流]猛卒漫威召唤师佛系少女不修仙诸天我为雄坑娘阅读笔记神运仙王鬼灭:我是一只鬼家有庶夫套路深临渊行医妃惊世玄天不灭再遇见已是陆小姐娘娘她总是不上进

少年行最新章节手机版 - 少年行全文阅读手机版 - 少年行txt下载手机版 - 我想吃肉的全部小说 - 少年行 维昌小说网移动版 - 维昌小说网手机站